正文 【V176章】 进入血月城☆下(修)

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 浏览次数

  本书关键词:正文 【V176章】 进入血月城☆下(修)无弹窗、正文 【V176章】 进入血月城☆下(修)全文阅读

  正文 【V176章】 进入血月城☆下(修)--------《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》----------b章节名:【v176章】 进入血月城☆下(修)/b

  打着哈欠,迷蒙着双眼,伊心染赖在夜绝尘的怀里,贪恋的蹭了蹭,然后伸出软嫩的小手推开就近的一扇窗户,四下扫了扫了,慵懒的目光落到队伍前面的东方雾身上,策微顿了一顿,复又收了回来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瞧着缩回身子,继续窝在他怀里的小女人,夜绝尘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尖,轻摇了摇头,思绪渐渐飘得有些远。

  无形中似有一只手,狠狠的拽着他的心,随着越渐靠近血月城,那只握着他心的手就一点一点的加紧,疼,在四肢百骸之中蔓延开来,痛到最深处,却又让他依然清醒着,真可谓是苦不堪言。

  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,他都尽可能的不让自己睡去,就怕一次次进入那可怕的梦境之中无法脱身。

  他知道伊心染看似冒冒失失,但却心细如发,如果察觉到他的异常,她定会询问。他很是庆幸,这段时间不知为何,她变得比以往都贪睡,睡着的时间比清醒的时间长。

  这种情况,是半月前离开丰城之后才开始出现的。夜绝尘一直都在探察伊心染的身体,一再确定她只是贪睡了一些,身体并没有其他的问题,方才安心下来。

  另一方面,他也私心里在猜测着有没有那样的可能,现如今那个可能是他最为期盼的。

  一直以来,他无时无刻都在担心,伊心染某天会离开他,哪怕是真正拥有了她的全部,他依旧没有太多的自信,担心她会离开他,会不要他。

  他甚至在心底小小的期盼,要是她有了属于他们的孩子,或许她就不会再离开他了。

  他一生之中,所有的不自信,都唯有在面对伊心染的时候才会展露出来,变得患得患失。

  “老公,你亲自进入过血月城吗?”眨了眨眼,又连续打了几个哈欠,微张着嘴,眼角都挤出眼泪来,伊心染总算是清醒了许多,没有那么困了。

  作为这具身体的主人,身体的变化伊心染自是最清楚不过的,可她无力阻止,甚至一再陷入沉睡。

  陷入沉睡之后,她对外界的一切感应都会消失,不是睡得很熟的那种睡,而是等同于一种深度昏迷,除了梦境里所能看到的之外,真实外界的一切她都无法感应到。

  以前的她,哪怕是处于熟睡中,对外界的感知力都会相当的灵敏,并非什么都能轻易近得了她的身。

  索性在她的身边,还有夜绝尘时时刻刻守护着,不然若谁想要杀她,她真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。

  这般怪异的症状,伊心染相信夜绝尘比她更早就察觉到了,可她连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又能怎么向他解释呢?梦境中,她不停的往来穿梭在各种各样的情景里,她能看到别人,别人却无法看到她。

  梦里,她就只是一个灵魂体,没有身体供她寄居,她就只能像游魂一样四处飘飘荡荡,不管她怎么说话,怎么叫喊,都没有人能看得到她,听得到她的话。

  明明她陷入沉睡之后,就连番做着恶梦,害怕,恐惧,孤独,悲伤,绝望,她疯狂的叫喊着,挣扎着想要醒来,哪怕是做梦也该做的是恶梦才对。

  诡异的是,夜绝尘不只一次问她,睡着的时候都做了什么美梦,是不是梦到了他,要不怎会睡得那般的香甜开吗现场报码场报码开!似乎浑身都在笑。

  意识到梦与现实完全不一致之后,让她把原本想要对夜绝尘说的话,又统统都咽回了肚子里。

  他要忙的事情已经够多,每天连睡觉的时间都极少,伊心染又怎舍得让他再为她担心。

  反正单从她的身体上察看,她是没有问题的,甚至健康得很,那就让他误以为她是贪睡,而不是陷入无边无际的梦魇,让他少担一份心,也算是她目前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。

  可伊心染又怎会知道,她心心念念的夜绝尘,竟然也陷入了跟她看似迥然不同,但又相差无几的境地。

  “只到过血月城城外,并未走进去。”望着她澄澈如水的眸子,夜绝尘揉了揉她的发,声音轻柔似水,飘逸如风,令人沉醉在他的嗓音里无法自拔。

  为了能让他的情报网络渗透进血月城,他整整花了一年时间,才找到进入血月城的路。

  因此,纵使明知道进入血月城会有危险,但他还是带着伊心染毅然决然的来了,只因他有把握带她进去,就有把握再带她出来,哪怕必要时会暴露秘道所在,他也在所不惜。

  血月城,伊心染有非去不可的理由,夜绝尘心里明镜,瞧得明白,他既爱她,又怎能不宠着她。

  随着距离血月城越近,哪怕他心中的不安越加剧烈,他也没有出于私心,诱哄着伊心染跟他回去,对她说一句:咱们不去了。

  “呃,那你没事儿干跑到人家城外干嘛。”可爱的翻了个白眼,伊心染又打了一个哈欠。

  该死的,总这样睡也不是办法,她必须想一个应对之策。尚未进入血月城就已经有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取他们夫妻两人的性命,进城之后会面临怎样的局面,她的心中也没数。

  要是她总三不五时的就陷入沉睡,夜绝尘肯定会守着她,从而分了心神,又如何能专注的去做其他事情,他们势必会处处处于被动,无法掌握主控权。

  “染儿,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?”夜绝尘剑眉紧蹙,黑漆漆的眸子幽海似海,一瞬不瞬的盯着伊心染,心下越发的不安。

  就算伊心染是真的有了身子,身体也异于常人,比起其他有身子的女人反应都要早,更加的嗜睡,但应该不至于如此频繁才对。他一直都朝着好的方面去想,从未曾往坏的地方想,他隐隐的察觉到,当伊心染睡沉之后,似乎完全感知不到外界的情况。

  以前,他也经常在她熟睡后亲吻她,小家伙都会对他有所回应,可是近几次,他也如往常一样,亲吻熟睡中的她,却是再也不曾得到过她的回应。

  伊心染并非是寻常的女孩儿,因家族关系始然,她自幼就受过严格的训练,纵使是在睡眠中,她也保持着几分警醒,对自身周边的情况有着极其敏锐的感知。

  而近段时间的她,一旦睡着,就犹如陷入了昏迷,仿佛全然不知外界的情况。几次的试探之后,夜绝尘又怎能不起疑。

  “呃,就我那点儿小心思,怎么瞒得了老公你呢?”伊心染有些心虚,灵动的眼珠子一转,立马转移话题,语带娇嗔的道:“夜绝尘你老实交待,有多少天没有好好休息了,有些事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完的,我不许你把自己累垮掉。”

  “染儿睡觉的时候,为夫不正抱着你在睡么。”他以为她不曾注意到的,但这丫头心思之细,连他都要自叹不如了。

  “我可没那么好忽悠,你要是真的陪着我睡了那么多的觉,眼里还哪会有这么多的血丝。”突然,伊心染心下一咯噔,难不成他也跟她一样,受着恶梦的侵扰么?

  “东露这片地域看似平静,实则处处暗藏着精妙的阵法,咱们也很快就会接近东露之心了。”

  穿过浓雾区,再通过沧水岭,然后翻过盘钟山,穿过一线峡,最后才能看到传说中的血月城。

  东露的环境并不适合人类生存,连动物都仅有极少数能在这片地域之中生存繁衍,那些生存在这里的动物,远要比人们所接触过的动物更具有野性与攻击性。

  它们无肉不欢,不仅残食其他的动物,更喜欢吞食走入东露的人,甚至于以强凌弱,吃掉它们自己的同族。

  东方雾所坐的马车行驶在最前面,他所行走的路看似普通,却都未曾触碰到阵法,因此,一路行来,没有野兽进入他们的视线。

  就是这看似简单的一手,让夜绝尘不得不高看东方雾一眼,能够一边破阵,一边把破阵之后的路,摆成一条恰似官道般的直路,没有十足的本事,是压根不可能做到的。

  回想在没认识伊心染,没历经雁不归一事之前,他对阵法仅仅只是略知皮毛,甚至他靠近血月城,都是凭着一身的本事,强形穿过去的。

  饶是他记忆力惊人,却也耐不住东露这片地域之上,或天然或人为的奇异阵法,不触动阵法还好,一旦触动阵法,那便时时刻刻阵法都在发生变化,第一次能通过,并不代表第二次,同样的路线,同样的方法,还能再次通过。

  当年,凭着一股子韧劲,他硬是在反复数次之后,总结出了某些规律,从而让得他的情报网络,正式扎根进了血月城,并且顺利的建造出一条规模不小的秘道。

  奇门阵法的玄妙之处,夜绝尘早在东露就有所领略,然而他似乎并没有这方面天赋,因此,纵使花费了不少心血,亦是没能学到多少。

  他的身边不乏有精通此道的能人异士,但他自己仍然是凭借着天生的敏锐感知,无所畏惧的穿梭在各种阵法之中。直到雁不归一事之后,在伊心染看似胡闹的教导方式下,夜绝尘开始真正的接触到精深的奇门遁甲之术。

  要说,夜绝尘绝对是个高智商的男人,学东西速度之快往往是寻常人的数倍,还愣就是没把阵法给学习,着实让他郁闷了好长一段时间。

  “早知道此地这么好玩,我一定自个儿进去好好玩玩。”伊心染撇了撇嘴,半垂着眸子,卷翘纤长的眼睫掩去她眼底的犹豫与挣扎。

  不是他们不信任彼此,只是他们似乎都钻进了牛角尖里面,认为不说才是为对方好,不想对方因此而担心。

  “我只是对这里的阵法比较感兴趣,不知是何人布下的阵,真想跟那人一较高低。”

  对于她这个来自异时空的现代人来说,师傅曾经教给她的各种阵法,那可是传承了中华数千年文化,远不是这些古人可比的。

  伊心染能感觉到此地是何等的危险,但她也知道,只要破阵时不出意外,那些危险就近不了她的身。

  的确,若能破阵走入其中,不会遭遇任何的危险。当年的他,根本不懂阵法,因此难免触动了其中某些阵法,一路上都危险不断,险象环生。

  “呃…。”伊心染呆了呆,微张了张嘴,水眸里掠过局促的笑意,这倒挺符合他风格的。

  “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,伊心染低不可闻的轻叹一口气,这样患得患失的他,让她看着很是心疼,也很是心酸。

  容她再想想,最迟进城之后,她就跟他好好的谈一谈。至于现在,她想再继续关注一下东方雾的举动。

  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,恨不得能生成连体的,如此走哪儿都会在一起,也没人能把他们分开。

  丰城,遇袭之后,他们要求东方雾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,否则便拒绝随他前往血月城。

  在那样的要求之下,东方雾不得不做出取舍,做出让步,告诉了他们一部分血月城的不传之秘,算是表达他的诚意。

  内域血月城,才是真正的血月城,是血月城的核心,能够在内域之中生活的城民,无一例外都是出生自七大世家的族人,以及一些附庸着七大世家生存的中小型家族族人,还有就是每隔三年从外域通过晋级进入内域,不依靠血脉之力,凭借自身修为的有为之士。

  其中,飘渺殿从存在之初,殿主便是女子,因此只收各家族之中,或者拥有一技之长,才能卓越的女子入殿,不同于其他两殿,男女皆收入殿中。

  血月城其实就如同一个国家,三殿就如同手握重权的官员,不管他们有无野心,都共同受着城主府的制约,也就是血月城城主的制约。

  直白的说,七大世家听命于三殿,而三殿则听命于血月城的城主,世代都将要为城主府进忠。

  外域血月城,说白了就是内域血月城的保护色,一个足以以假乱真的替身。就因为它的存在,骗了所有自以为自己势力打入了血月城的人,让他们身处一个犹如假象一样的城中而沾沾自喜。

  在他们以为血月城其实也不过如此的时候,人家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你,告诉你那压根就不是真实的实力。

  生活在外域的城民,几乎都没有太尊贵的血脉以及天赋,他们的资质较为平庸,只有不断的努力再努力,有生之年才有机会进入内域生活。

  若非这些是从东方雾嘴里说出来的,夜绝尘都不敢相信,他历经辛苦安插到血月城的势力,竟然连血月城的门都没有找到。

  反观当日东方雾说这些的时候,那意味深长的眼神,仿佛就是在提醒他,混进外域的那些势力,他的心中都有数。

  “等进了城,找个时间跟小澈子他们谈谈,至少要让他们有一个心理准备,莫要发生什么意外才好。”

  “他果然是在等这个时间。”再次推开车窗,伊心染抬头瞄了一眼天色,正巧看到东方雾轻掀长袍,登上马车留给她一个背影。

  “东方雾赶着回血月城,他不会没有准备的,肯定有什么捷径。”伊心染小狐狸似的弯起嘴角,她真是不能再睡了,得好好记一下路,不然什么时候走丢了都不知道,那也太丢她的脸了。

  长龙似的马车队伍前头,东方雾端坐在软榻上,半瞌着眼眸,手指轻敲着桌面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继休息半个时辰之后,一行人除了夜里停下休息之外,马车就一直未曾再停下,一直都在赶路。

  出乎司徒落澜的预料,在青衣的带领下,仅仅只用了一天时间,他们就进入了东露之心,走进了这片终年浓雾的区域里。

  再然后是通过沧水岭,又翻过了盘钟山,再穿过一线峡,历时六天之后,终于看到‘血月城’三个大字,来到了血月城的城门口,听到了热闹喧嚣的人声。

  马车尚未停稳,伊心染就提着裙摆,呼啦跳了下去,夜绝尘无奈的在后面干瞪眼,这丫头欠收拾了。

  “总算是到了,姑奶奶都快要憋出毛病了。”近一个半月的赶路生涯啊,她过够了。

  @书本网 .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,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,请向本站投诉。一经核实,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。